<address id="nljl7"></address>
    <pre id="nljl7"><ruby id="nljl7"><ol id="nljl7"></ol></ruby></pre>

    <cite id="nljl7"></cite>

      <noframes id="nljl7">
      <noframes id="nljl7">
      <address id="nljl7"></address>
        <pre id="nljl7"></pre>
          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新聞 >

          十四五末“再造一個劍南春”,喬愚帶領下的劍南春能否達成所愿?

          2022-05-24 17:51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          日前,劍南春集團旗下銷售公司四川匯金商貿有限公司發布《關于停止接收水晶劍南春銷售訂單的通知》。通知顯示,即日起停止接收水晶劍南春所有渠道的銷售訂單,下單具體恢復時間將另行通知。

          酒企選擇淡季停貨,一般有三個主要原因:一是起到挺價效應,并為后續漲價做準備;二是完成階段性任務;三是為經銷商去庫存降壓力。從渠道反饋來看,劍南春此次停貨,后二者為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“銷售前三”引爭議,更受到挑戰

          作為劍南春旗下核心大單品,水晶劍營收一直占據劍南春總營收的主導地位。數據顯示,水晶劍2020年營收130億,2021年突破150億營收大關,占比總營收均在80%以上。因此,水晶劍銷量成為劍南春宣傳的一大重點。不過,劍南春“中國名酒銷售前三”的廣告語,引發了業內的諸多爭議。

          根據白酒上市公司財報顯示,2021年1-9月,茅臺、五糧液、洋河營收為白酒行業前三,營收分別為770.53億、497.21億和219.42億。

          結合劍南春營收數據來看,2021年1-10月,劍南春集團實現工業總產值170.88億,其與茅臺、五糧液相比顯然差距較大,即使與瀘州老窖相比,也有不小的距離。況且,上述營收數據統計時間節點,劍南春比上述三家企業多一個月。

          劍南春方面曾表示,“中國名酒銷售前三”數據來源于中國食品工業協會2020年的統計數據。

          佳釀網查詢了解,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官方網站上,與此相關的僅為《2019年中國白酒行業名酒品牌發展現狀及趨勢》的一篇文章。

          文章稱,“2019年全國白酒名酒品牌位居前三的為飛天茅臺、五糧液、劍南春,分別占白酒名酒品牌的營收比重為49.89%、16.23%、9.35%。”但文字下方的圖表明確顯示,這個排名并非酒企的銷售額,而是各酒企大單品銷售額的統計和排名。

          同時,文中也提到“2019年劍南春水晶劍銷售總額突破115億元,延續了‘茅五劍’中國三大名酒的輝煌。”


          圖片來源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官方網站

          由此可以看出,劍南春“中國名酒銷售前三”的精準表述應該為“白酒名酒核心單品銷售前三”。“劍南春這個廣告語,對于熟知白酒行業的消費者來說,是以水晶劍的銷售為口徑宣稱,但不熟悉行業的消費者則通常理解為劍南春品牌的整體銷量,這勢必會對部分消費者造成一定程度的‘誤解’。”業內人士如是說道。

          實際上,即便是在單品銷量上,水晶劍的“銷售前三”地位也受到了不小挑戰。作為對比,同為百億級的大單品,國窖1573在2021年銷售額突破了170億,由于目前劍南春尚未公布水晶劍2021年具體銷售數據,不過結合去年水晶劍前十個月150億的銷售成績來看,兩大核心單品在“銷售前三”的爭奪上已進入到白熱化階段。

          十四五末能否實現“再造一個劍南春”?

          近日,劍南春發生重大人事變動。4月初劍南春集團在其官網上宣布:公司董事長喬天明不再兼任公司總經理職務,聘任喬愚擔任公司總經理、法定代表人,主持公司全面工作。

          作為喬天明的兒子,喬愚的“上位”,外界普遍認為劍南春內部的權力紛爭或告一段落。根據劍南春此前規劃,到十四五末銷售收入達到200億,力爭達到300億,實現“再造一個劍南春”發展目標。那么在喬愚帶領下,劍南春能實現此目標呢?

          結合劍南春經營現狀客觀來講,十四五期間其銷售收入達到200億難度不算大,不過要實現“再造一個劍南春”則面臨諸多挑戰。

          首先,劍南春要搶奪高端白酒市場話語權。截止目前,在高端白酒市場,劍南春并未培育出具有標志性的大單品,這種長期“缺位”造成其在高端酒領域話語權丟失。

          據了解,早在白酒黃金十年后期,劍南春曾經推出“珍藏級劍南春”與“劍南春年份酒”兩大序列結構升級產品,試圖在高端酒領域爭奪奪話語權,不過成效甚微。近年來,劍南春以獨立品牌“東方紅”聚焦高端市場,其能否獲得成功也有待市場的檢驗。

          值得關注的是,在一二線名酒激戰高端、次高端大環境下,劍南春則不斷下探中低端市場。今年以來,劍南春主推的金劍南、劍南老窖、工農酒等產品均為中低端產品,金劍南系列在200元價位段,工農酒定價則為50元/瓶。

         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,劍南春在高端酒市場已落后一步,轉而推中低端產品,憑借其“中國名酒”基因,有一定的市場機會。不過中低端產品,對于劍南春整體業績,短期內貢獻應該不會太大。

          其次,如何縮小與其它名酒之間的差距,是劍南春面臨的另一個問題。早在2018年劍南春就進入了白酒百億陣營,此后營收雖然維持穩定增長,但始終未跨越200億大關。

          作為對比,汾酒于2019年躋身“白酒百億俱樂部”,比劍南春晚一年,不過此后汾酒呈現高速發展態勢,到2021年憑借42.75%的同比增幅錄得營收199.71億,已無限接近200億?梢,在發展速度上,劍南春已經落后汾酒一個身位,而與茅臺、五糧液等相比,這一差距更為明顯。

          目前來看,至少在產能方面,劍南春正在向一線名酒看齊。3月29日,劍南春舉行了大唐國酒生態園揭牌儀式。該項目計劃新建5個曲酒車間,并增加曲酒生產能力3至5萬噸/年,增加曲酒儲藏能力2.5萬噸。從劍南春方面表述來看,該項目是劍南春集團確保十四五末實現“再造一個劍南春”目標實施的重點工程。

          不過,未來如何將產能轉化為銷量,則是劍南春不可回避的問題,同時也是其能否趕超其它名酒,重塑“茅五劍”名片的一大關鍵。

          當前,白酒行業集中度正加速向優勢產區、優勢品牌集中,同時商務消費和個人消費占絕對主體的結構也更加牢固。在此背景下,作為有著“中國名酒”基因和川酒“六朵金花”美譽的劍南春,能否在十四五期間重塑曾經“茅五劍”的光榮,我們拭目以待!

            關鍵詞:劍南春 水晶劍   來源:佳釀網  佳釀網團隊
            商業信息
            三位人妻推油按摩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ljl7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nljl7"><ruby id="nljl7"><ol id="nljl7"></ol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nljl7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ljl7">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ljl7"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ljl7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nljl7"></pre>